45℃温水桑

渣渣我啥时候能涨个粉啊……

转载,空间里看到的图也不知道是哪个神仙p的图,不过……哈哈哈哈哈哈贼鸡儿魔性!!

没想到我刷了那么多贱虫粮结果发的第一张同人居然是二公主
啊,二公主真好,我明天就去看他

【钢炼】银河铁道之夜 中



    
       “休兹中校你背后的麻袋里装的什么?!”
       机械铠有些发颤的指着麻袋里漏出的白色鸟头和时不时飘出的羽毛,似乎还有某种蜜汁粘稠从麻袋渗出。
     “这可是我刚捕猎到的白鹭和天鹅哦,怎么样,厉害吧。要尝一尝么?天鹅可以直接食用的哦”
       修兹说着便伸手向那邪恶的袋子里深去……
       “不用了不用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请您务必不要把它拿出来”
     “诶,别客气啊,难得今年有如此壮观的流星雨,天鹅可都是流星化成的,可是很浓郁浓郁的奶香味,很好吃的哦。艾丽西亚酱的最爱,不愧是天使啊”
        “我艹不要跟我提牛奶”
       修兹裂了裂嘴角坏笑“牛奶长高嘛”
      爱德正欲开口反驳,罗伊却抢先一步插嘴   “钢这个豆子身材可是什么东西都救不了他的”
       罗伊悠悠的坐到他们的对面打趣道
        “混蛋无能给我闭嘴!”
      
      窗外, 淡蓝色透明的轻柔水流缠绕着水汽,打着圈缓缓流淌。

       “对了修兹中佐和大佐在哪站下车?”
      
      “下站哦,我老婆和小艾丽西亚在车站等我”
      “我的话,终点站”
      罗伊很少见的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跟烟,又给修兹了一根。
      空气忽然静谧下来,刚才的音乐在浓稠的空气中又重新飘散开来,那是一种十分令人安心的,爱德闭上了眼睛,忽然想起了和阿尔以前在利什布尔的日子,也像这首曲子一样,温暖,悠长。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第二乐章,from the new world 一般叫做新大陆,相当令人舒心的曲子呢,舞会结束的时候经常会放”说着罗伊露出来特有的那种自信又欠揍的笑容
       “切”
       年轻的炼金术师不屑,修兹习以为常的怂了下肩
       “哥哥……”

   

       “嘿,我到站了”
       爱德顺着修兹的目光看向窗外,一位栗色短发的少妇正在拎着一名向车里疯狂招手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
       “修兹中校,你家人在……中校?”
       修兹的座位上失去了人影,回过神来才发现修兹已经在站台上抱着艾丽西亚转圈了。
       “修兹那个笨蛋”罗伊无奈的扶了扶额,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阿尔,把窗子打开!喂!修兹中佐,再见!”爱德使劲挥动左臂道别,可对方好像丝毫没注意到的样子,直到他又喊了几声再见修兹还未注意到时
       “哥哥,算了吧,他听不见”阿尔握住的爱德高举得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哥哥”
        爱德回头,发现罗伊一直盯着窗外的三人,明明嘴角还带着弧度,眼神却也很复杂,紧接着他吐了口烟,他的表情便埋在烟雾中逐渐看不清了
        “修兹他,保持那样就好了。”
     

        “修兹他到底是怎么下的车啊,明明车门都没开。”
       “噗,谁知道呢?”
——————————
  完全不会写文,总之就是在记流水账

画晚了,开学之后忽然咸鱼
don't forget day 10.3

[钢炼]银河铁道之夜(上)

我本职是个画手没错(大概)
银河铁道之夜pa
——————————————
熟悉的火车鸣笛声
‘’艹,又tm是火车硬座‘’
爱德微瞌着双眼,不满于车身剧烈的摇晃, 恍惚中才发现自己正处在陌生的火车上。
“诶?”
模糊中垂眼看了看右手的白色手套,下意识的怂了怂右肩,
“真怀念啊”
温莉的机械铠么……
身上象征性的红色外套,仿佛一切从来不曾改变一样
“尼酱,你醒了?”
抬眼发现阿尔正笑眼看着自己,
窗外的指示灯忽然传出灼眼的白色光芒——
——————————————————
        窗外闪烁着磷光的三角标遍布在原野上,远处的三角标呈现出鲜明的橙色或黄色,近处的三角标则散发着朦胧的银白色光芒。
        爱德定眼看了看面前高大的盔甲,是阿尔没错
        “银河站,银河站到了——”不带感情的女声从喇叭里传出
        哈?这什么鬼战站名?
       “阿尔,是阿尔没错吧?话说我现在在哪?”
       “哥哥睡糊涂了啊,我当然是阿尔啊。我们在火车上”
        金色的小脑袋抬了抬,爱德华看了看阿尔,随即眼神忽然有些飘渺,垂眉的样子使阿尔看着有些失神,
         “抱歉,只是忽然有种,很长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们的感觉。”爱德无力的讪笑这着,金色的小脑袋有意无意的垂下,几缕发丝顺着风摆动着
         “哥哥……没关系的,我在。”
        
        
          窗外淡蓝色的银河水缓缓流动着。
         岸边龙胆花,像落雨或泉涌一般飞快略过
银河对岸雾霭弥漫,不时可见芒草在风中摇曳,像黑夜中的磷火——
           火车车厢里忽然放出悠扬不知名的音乐,十分缓和令人安心的旋律
           “天鹅站,天鹅站到了。 ”
           又来了,奇怪的站名。
           列车车门打开,两个男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灰色外套,黑色的短发上带了个帽子(顺便长的包子脸)。另一个带着眼镜,脸上留了些小胡茬手上握着张明信片一样纸片,照片么?
           “修兹,说了多少次了捕捉天鹅的时候请不要弄坏我那刚露出地表的远古动物骨头,还有请把你女儿的照片收起来”
          
          “我知道啦,不过艾丽西亚酱真的是天使啊!”
         
            爱德忽然在阿尔的注视下“蹭”的一下从坐上站了起来,几步奔到男人面前高高的扬眉以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指着包子脸的男人
         “大佐?!!我tm今天造了什么孽能在这里遇见你这个无能?还有修兹,你怎么在这”
         “钢,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教会你礼仪是个什么东西,还有我在这里是考古学家,请叫我马斯坦先生”罗伊一脸无奈的扶了扶额头
        “哈,叫你先生?考古学家?你脑子终于烧坏了吧无能”爱德一脸不屑,双手掐腰“还有对你这种家伙用不着什么礼仪”
       “我,罗伊.马斯坦古,考古学家,这是我的证书。这里是银河,是四次元,和三次元当然不一样。你难不成没有意识到?”罗伊抬眉指了指证书
“天啊钢,你对我到底有什么偏见,遇见一个长辈不是该有最基本的礼仪么?你身高长不大思想也永远像个孩子一样长不大么?!”
        “我他娘de真的是日了狗了,你tm说谁是长不大的小豆丁!!!!!”
        “哥哥你冷静一点啊啊啊ヘ(;´Д`ヘ)”
———————————————————————
大概是第一次写文吧,反正就是脑子里想到梗了,画图也不能好好表达,所以就用我小学生的文笔写了写,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恩

       

     

嘿嘿嘿双双手合十怎么看都是爱德的动作

“才不是因为恋爱小说看多了!祖玛,我只是喜欢你而已。”

假装是个官粮。
——————————
以前就在考虑,为啥俩说日语英语的人要过七夕?
后来明白了,如果是爱德和大佐,无论什么节日他们都要在一起!!!!!!

哦,天,真好

HENTAIxHENTAI:

侵删。作者见图。

太太画的弟弟组
民工漫党加兄控的鹧鸪已经笑死。

爱德和阿尔躲在铠甲后面配音什么的...莫名泪目。

路宝击中我心。